<big id="izl97"><span id="izl97"></span></big>
  1. <pre id="izl97"></pre>
    <td id="izl97"><option id="izl97"></option></td>
      <center id="izl97"></center>
      公眾號
      當前位置:欄目>最新>文章詳情

      還真是同名不同命

      來源:汽車商業評論(溫莎)1月10日 09:50

      撰文 / 溫 莎
      編輯 / 張 南 
      設計 / 師 超

      同名不同命。

      美國著名發明家尼古拉·特斯拉(Nikola Tesla)的名字,后者被馬斯克拿走,成了世界首富;前者被米爾頓收入囊中,結果鋃鐺入獄。

      12月中,Nikola創始人兼前首席執行官特雷弗·米爾頓(Trevor Milton)因欺詐投資者,被美國法官判處四年監禁,以及100萬美元罰款。

      2023年,海外新造車們集體渡劫,走的走,散的散,留下的異常缺錢。

      3月,自動駕駛卡車Embark宣布倒閉;6月,純電動皮卡公司Lordstown申請破產;11月,“特斯拉殺手”Lucid被爆每賣一輛虧22萬美元;12月,準備在上海開店的Fisker現金流告急,產量緊急收縮;還有年初宣布裁員的Rivian,市值已經從巔峰的1500億美元跌到了不足200億美元。

      走過你走過的路,吹過你吹過的風。中國造車新勢力殺出重圍,海外新勢力們則走起了中國前輩們的老路,就連新聞都似曾相識。

      Lucid 的CEO彼得·羅林森(Peter Rawlinson)年中因3.79 億美元的年薪火了一把,威馬創始人沈暉也曾在跑路前被爆出12億元高薪;成立9年,燒光170億卻連一輛車都沒造出來的奇點汽車成為PPT造車始祖,Nikola則在宣傳視頻中讓汽車從斜坡上滑下來假裝行駛;中國新勢力的產品剛造出來時,不乏質疑聲音,越南新勢力Vinfast也因產品太過簡陋,遭遇了美國媒體的集體吐槽,被評為“年度最差的汽車”……

      《Moto Trend》雜志的汽車記者斯科特·埃文斯(Scott Evans)在開過VinFast之后就寫道:“我駕駛過的偽裝原型車都比 VF8 更像量產車。我雖然不喜歡轉向燈的聲音,但還是希望每次需要的時候它都能用,VF8還做不到這一點?!?/p>

      2016年8月,汽車商業評論推出《中國造車新勢力靠譜排行榜》,到2023年年中決定不再推出新榜單,原因是玩家所剩寥寥無幾。理想、蔚來、小鵬,零跑、哪吒等活了下來,開始思考如何活得更好,大洋彼岸的另一邊,海外新勢力們仍在苦苦掙扎。

      事實上,海外沒有新勢力的說法,汽車和財經記者們更喜歡用“EV startups(電動車初創公司)”來統稱這些后起之秀們,但和中國的新造車們一樣,他們也期待自己成為下一個特斯拉,目前看上去還差得遠。

      15年前,還沒有人知道馬斯克,現在,傳統巨頭們已經醒了過來,沒人再質疑電動化的未來,已經在汽車領域浸淫數十年,甚至一個多世紀的汽車制造商正在大舉追趕電動車潮流,從通用現代到寶馬奔馳,各種有競爭力的車型層出不窮。后又追兵,而在他們前面,還有在電動化領域逐漸成熟壯大的中國車企們。

      此外,由于生產和材料成本的上升,人才的缺乏,特殊零部件的短缺,高昂的投入等等各種原因,初出茅廬的新造車們面臨的局勢更加復雜。美國《金融時報》就指出,美國的電動汽車供應鏈仍處于嬰兒期。全球電動汽車及電池分析機構CleanTechnica甚至在報告中稱,如果沒有來自中國的原材料,美國就造不出電池。

      中國互聯網上層流傳過一張頗為血腥的畫面,40家造車新勢力的表格中,32家被畫上紅叉。由此可見,造車是件九死一生的事情,內外夾擊下,海外新勢力也正在經歷大逃殺。

      VinFast:“把這款車交給用戶時,我不敢看他的眼睛”

      2023年3月,VF8開始在美國交付,是VinFast首款進入美國市場的產品。

      這款續航里程在288公里的中型SUV最初售價達到5.55萬美元,約合人民幣39.6萬元。后來在美國市場的消極反饋下,VF8將續航里程330公里的升級版降到了4.69萬美元,也就是人民幣33.5萬元。就是這樣一款稱不上便宜的車,遭到了美國媒體的口誅筆伐。

      斯科特說這款產品顛覆了他的價值觀,“很多汽車圈的人都說不會再有差勁的汽車了,就算沒有特點,起碼是輛不錯的車,試駕了VinFast VF8之后才知道這不是真的。這款車還遠未做好走向市場的準備,卻已經交付給了客戶。就目前情況而言,在交出這輛車的鑰匙時,我會不好意思看著顧客的眼睛?!?/p>

      Road & Track網站的記者麥克·霍根(Mack Hogan)對此深以為然,也認為VinFast就是個半成品,“VF8 的車身控制是我駕駛過所有現代汽車中最差的,90分鐘的時間里,這輛SUV 從未停止過上下顛簸和搖擺。坐在副駕上,我這么多年來第一次暈車。當我和旁邊的人交換座位時,他也感到惡心,他說他從來不暈車?!?/p>

      這樣的報道在外文網站上還有很多,深扒VinFast背景之后就會發現,車子造成這樣并不意外。這家越南新勢力的后臺正是該國首富潘日旺,靠房地產發家,人送綽號“越南許家印”。

      曾在VinFast越南總部做過幾個月的鄭宇(化名)告訴汽車商業評論,VinFast在用房地產的思維造車,“他們覺得花錢像蓋樓一樣,如果10個人蓋不起來,就找100個人連夜加班,沒有認為汽車是汽車,而是認為汽車是房子?!?/p>

      汽車顯然和房子不一樣,擁有冗長的產業鏈,需要垂直整合,就像電子產品。最早是品牌機,然后出現兼容機,自己可以拼,跟品牌機比差一點,除非十分精通,攢出來的電腦問題會少一些,如果你只是個小白,買好的零部件拼在一起,也不一定能拼出好東西。

      在鄭宇看來,VinFast正是那個不懂的小白,他們找來了麥格納代工,拉來了寶馬通用等傳統大廠的精英骨干,選擇了中國的寧德時代,國軒高科……就是組裝的人不對、不懂。

      “他們覺得造車和蓋房子一樣,門用好的,磁磚用好的,其它工程差不多找專家看看就可以了,這個企業變化太快了,從頂層變化就快,下面的人理解能力有時候又跟不上,時間太短,汽車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,他們沒有這個過程?!?/p>

      確實,潘日旺曾經驕傲地說過,“造一輛汽車最短需要27個月,我們只要18個月?!睌€一輛車肯定比造一輛車快。鄭宇告訴汽車商業評論,真正屬于VinFast的員工只有幾百人,其它是外包公司,總部流動性特別大,很多歐美主機廠的高管6個月就走了,就是因為不適應越南企業的辦事方式。

      無論媒體吐槽有多狠,本身根基有多不穩,VinFast還是成功在美國上市了。2023年8月15日,VinFast 在美國納斯達克敲鐘,10天后總市值超過1900億美元,一躍成為了全球第三大市值車企。潑天的富貴來得快去得也快,2023年沒有過完,VinFast的市值就縮水10倍,徘徊在200億美元左右。

      市值大跌的同時,首富的“鈔能力”也不靈了。截止2023年第三季度末,VinFast 手中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僅剩下1.31億美元。

      參照中國的新勢力們的走向,你也不能說VinFast就沒有未來了,這家企業目前正在北卡羅來納州建造一座耗資 40 億美元的北美生產基地,還曾獲得拜登點贊,能否走出泥潭還有待時間考驗。

      創始人鋃鐺入獄,美國也有PPT造車

      “米爾頓一次又一次地在社交媒體、電視、播客和印刷品上向投資者撒謊,今天的判決應該是對各地初創企業創始人和企業高管的警告,‘在成功之前假裝成功’就是欺詐,誤導投資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?!?紐約南區的檢察官在一份聲明中說。

      12月18日,米爾頓,這位41 歲的連續創業者因三項罪名被判有罪。量刑聽證會上,他淚流滿面,懇求法官考慮到他“異常溫柔的心”,以及自己并非一位“經驗豐富的CEO”,不要讓他坐牢。

      有特殊信仰的米爾頓甚至在向法庭的上訴中引用了幾段經文,稱自己是“愿意為真理死在十字架上”的人,不可能故意傷害他人。

      然而,所有這些都于事無補,美國法官宣布,米爾頓利用在社交媒體上的花言巧語,以虛假的方式宣傳Nikola,且令他人受到真實的傷害。一個真實的例子是,一段宣傳視頻中展示氫燃料電池卡車Nikola One的原型車正在依靠動力行駛,實際是從坡上滾下來的。

      米爾頓的判決書為Nikola的急劇下跌畫上了句號。

      2014年,米爾頓抓住新能源風口,成立了新能源卡車公司Nikola。2020 年6月通過與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的合并,成功在納斯達克借殼上市,成為全球 "氫能重卡第一股"。

      雖然沒有交付過一輛汽車產品,但在最巔峰時期,Nikola市值達到了320億美元,一度超過了汽車巨頭福特。通用汽車也被其忽悠住了,通過合作伙伴關系收購了Nikola 11% 的股份,在當時價值約 20 億美元。

      直到2020年9月,興登堡研究公司發現了有關虛假和誤導性陳述的信息,稱Nikola所謂的氫動力卡車和其配套技術完全不存在,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,這家PPT造車才開始逐漸崩盤。

      創始人深陷負面新聞當中,2023年Nikola持續動蕩。首席執行官邁克爾·洛謝勒 (Michael Lohscheller) 、能源公司總裁凱里·門德斯 (Carey Mendes) ,以及CFO阿納斯塔西婭·帕斯特里克(Anastasiya Pasterick)在三個月的時間內先后辭職。

      如今,Nikola 的股票近期交易價格低于 1 美元,市值約為3億美元左右。此外,截至2023年9月30日,Nikola通過出售新股的方式,在賬面上擁有現金及等價物3.628億美元。在中國造車尚且需要200億元,這些錢能夠支撐Nikola到何時,可能是比產品都大的看點了。

      美國蔚小理集體缺錢

      退休的技術主管加里·斯圖爾特 (Gary Stuart) 的車庫里堆滿了電動汽車,一輛 Rivian ,一輛Lucid Motors。2022年,他還為Fisker的SUV支付了5000美元預售金,并買了將近10萬美元的股票。

      可到了今天,斯圖爾特的熱情已經消退。Fisker的交付日期推了又推,已經延遲了幾個月。網絡上,一些收到車輛的顧客抱怨產品存在機械缺陷,駕駛起來很危險,要不然就是缺少承諾的功能。缺少耐心的斯圖爾特想退款了。

      “人們已經付了錢,正等著他們的汽車,其中一些人真的很生氣?!?Fisker的首席執行官亨里克·菲斯克(Henrik Fisker)察覺到了問題,他表示,企業正在增加人手,尋找更多的物流伙伴,努力提高產量和交貨輛。

      一邊交不上車,另一邊Fisker年內兩度下調了交付目標。此前,Fisker預計 2023 年電動汽車的產量為 1.3萬至 1.7萬輛,低于之前計劃的 2至 2.3萬輛,以確保公司不會持有過多庫存并更好地管理營運資金。12月,Fisker 再次將產量目標下調至“略高于 10000 輛”。

      市場不買單,Fisker的股價像做過山車。2020年上市時該公司的價值已接近 30 億美元,2022年股價從 19.28 美元的一度高點跌至 1.60 美元及以下,跌幅超過 75%。如今市值徘徊在5億美元左右。

      Road & Track 的記者杰米·凱特曼(jamie Kitman)認為,Fisker還沒有做好準備迎接2024年,“菲斯克,這位丹麥前阿斯頓·馬丁和寶馬設計師似乎更適合設計汽車,而不是經營一家汽車公司?!彼f。

      如果能好好的活下來,Fisker將有很大概率進入中國市場。6月,Fisker已宣布上海開設首家銷售體驗店,并計劃于2023年12月或2024年1月開業。

      另一家準備進入中國的美國新造車Lucid也面臨困境,不僅同樣將2023年的全年產量預期從之前的10000輛以上下調至8000-8500輛,第三季度的凈虧損還達到了63.1億美元。

      分析人士說,Lucid面臨的挑戰之一是與特斯拉競爭。Lucid 在12月宣布計劃推出一款 5 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35萬元)的電動汽車,與特斯拉最暢銷的 Model Y 和 Model 3 展開競爭。

      與上面兩個相比,Rivian在2023年的日子還算過的不錯,預計產能為5.2萬輛。但在10月,有消息稱,Rivian計劃發行價值 15 億美元的綠色可轉換優先債券,該債券將于 2030 年 10 月到期,投資者可以選擇將債券轉換為現金或公司股票。

      可轉換債券轉換為股票時會導致股本的稀釋和每股收益的下降,這從另一個角度說明Rivian也缺錢了。

      Spear Invest 的首席投資官伊萬娜·德萊夫斯卡 (Ivana Delevska) 表示,雖然此次發行對該股產生了負面影響,但對 Rivian 來說是謹慎的選擇,因為“市場可能會變得非常緊張”, “你想要的是安全,而不是后悔?!?/p>

      與中國不同,美國本就缺乏電動化的土壤。2023年,美國電動車銷量剛剛超過100萬輛,滲透率并不高。造車又是件燒錢的事情,需要規模效應,三家美國車企仍處于動蕩之中,誰能夠活下來,現在還言之尚早。

     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,亚洲人成无码网www,欧美性白人极品hd,在朋友新婚房间玩人妻

        <big id="izl97"><span id="izl97"></span></big>
      1. <pre id="izl97"></pre>
        <td id="izl97"><option id="izl97"></option></td>
          <center id="izl97"></center>